您的位置: > 正文

稻花香

时间: 2019-07-15 11:25:23 来源: 人民网 作者: 张抗抗 编辑: 王艳蕊

字体设置

????照片为刘洪军摄

????我独自走在田埂上,往稻田地的深处走。

????距上一?#20301;?#20892;场,又是近十年过去了。

????四周?#38469;?#30887;绿的稻田,身前身后,一株株青绿色的稻秆,修长的叶片挺拔;一串串灌浆后的稻谷,米白色的稻穗儿低垂,似叠叠珠链;密如绒毡的稻田,一直铺向天边。

????我小心地迈着脚,不敢抬头,担心会滑落?#25945;?#37324;去。田埂约宽三十公分,刚好落下两只交替行走的脚,必须保持身体的平衡,才能每一步都准确地踩在田埂上。9月是水稻即将收获的季节,田里的水已经放得差不多,露出了稻秆稻穗下黝黑的湿土。比起江南的水田,北大荒的田埂宽得多,也长得多。由于东北田地的阔大无垠,砌于稻田中的一道道土埂,像一条条见首不见尾的卧龙。原野上的微风吹过,一层层米黄色的稻?#20284;?#36215;伏伏,犹如一个波澜壮阔的沙湖。长长的田埂将稻?#20284;?#24320;了,我像一只小小的舢板,从稻浪里钻过去,沉下去又浮上来……

????上个世?#22303;?#21313;年代末,上山下乡的告示贴在杭州母校的墙上,特别说明黑龙江省汤原县的五大农场都以种植水稻为主。6月初夏,那种带拖斗的载人拖拉机,满载知青驶入鹤立河二分场地界,我第一眼看见的,果然是大片大片齐整油绿的水稻田。它们眨着水汪汪的眼睛,不动声色地迎候着涌入农场的潮水,就像预知了几年后同样汹?#24247;?#36864;潮。我被分配在四连菜园队,属于旱田连队。但分场的南侧路口这片大面积的水田,常常进入我的视线。知青们到公路上搭车去镇上,必得经过这个地块。农场每个地块都有编号,这片巨大的水田是15号地,一东一南,组成一个巨大的L形。从春到夏,稻田青翠碧绿,入秋后金黄璀璨,入冬后脱粒再碾米,就变成了饱满雪白的东北大米,那是连队食?#31859;?#21463;南方知青欢迎的主食。东北大米的生长期长,米饭粒粒筋道,下乡第一年,连队食堂顿顿大米饭,农忙时,豆油?#27425;?#33899;芦加大米饭送到地头,干活儿就有了力气。然而,由于多重因素叠加,六十年代末的秋收水稻产量,与前一年相比锐减大半;到?#35828;?#20108;年,大米饭变成一周一次;第三年,大米成为过年过节“改善生活”的稀罕物……

????我顺着笔直的田埂一直往前走,田埂像一侧单轨,切分了肥沃的黑土地,形成了疏阔的水田网格。南方农村的土地金贵,寸?#38142;?#31918;,水田?#38469;?#19968;小块一小块的,被称为田坂。田埂短而窄,几步就走?#25945;?#22338;对面了。而北大荒的田地委实太大了,竖的田埂望不见横的田埂,网格之间看不到边界。脚下的田埂,高三四十公分,夯打得光滑而结?#25285;?#20004;侧构成一个梯形的斜坡,利于排水,一看就知道是多年的“老埂?#34180;?#27877;土中偶尔露出?#26032;?#24067;纹路的碎片,或许是化肥袋子的残留物。一小丛绿色的?#23433;?#24748;在土埂的边?#25285;?#36825;是秋天最后一茬?#23433;耍?#26032;鲜肥嫩的苦菜、曲麻菜、?#19968;也恕?#36807;了农历九月,它们就被埋在初雪下了。

????那时我不是水田连队的,?#35895;?#19968;?#25105;?#27809;有?#25945;?#22466;上来过。4月河开冻土始融,过了小满,进入水稻播种季,泡田整地后,用木制的小型播种?#25285;?#25226;稻种直接播?#25945;?#37324;。我见过三个人一辆播种?#25285;?#20004;个女知青在前面扯线,拉车的男知青骑着线走,泥一身水一身。北大荒昼夜温差大,水田白天灌了水,第二天早晨结一层薄冰壳,没有水靴可穿,小腿被冰碴划开一道道血印,吃午饭时冻僵的双脚连田埂都爬不上去。有一年夏天我也曾去支援水田追肥,端着沉沉的化肥盆,从田埂这头一直走到那头,将白色的化肥一把一把抛撒出去。太阳把田里的水晒得热烫,踩在脚底下的泥土依然拔凉冻脚……9月底稻谷成熟,若逢连日阴雨,上千人小镰刀下田大会?#20581;?#26377;一位名叫周剑起的知青连长,带领知青在场院为水稻脱粒大会战,七天七夜不下“火线?#20445;?#22810;年后我见到他,他从鹤岗回到农场帮忙经销“北珠”牌大米,腰?#31291;?#26894;都已严重变形,却仍然热爱农场和水稻,那个?#24067;?#25105;的眼泪夺眶而出。黏湿的田埂,浸透了青春的汗水和泪水。

????长长的田埂终于在一处横竖交叉的“十字路口”拼出一小块略宽的空地,我停下来歇脚,抬起头,天空碧蓝,没有一丝云。远处灰蓝色的天际线,被高高的钻天杨防护林带深绿色的树影挡住了。

????我脚下这片水田,原本属于鹤立河农场二分场。鹤立位于小兴安岭?#19979;矗?#27607;邻佳木斯与鹤岗两市。1979年2月,知青返城后,鹤立河农场一部分并入新华农场,二分场改称十二队。而与鹤立河农场相邻的新华农场,最早名为“鹤立荣军农场?#20445;?#20854;间名称与归属历经变迁。1976年4月,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撤销建制,恢复国营农场体制,当年的十六团改为“新华农场?#20445;?#38582;属宝泉岭农场管理局。

????半个多世纪的风霜雨雪,岁月更迭人来人去,而新华十二队“家门口”这一大片耕作多年的15号水田熟地,犹如一座精美的巨型浮雕,安卧于雪原绿野。

????北大荒的初秋,田野上已有凉意,丰收的季节即将来临。我在田埂上蹲下来,细细察看田埂两侧的水稻,饱满的稻穗儿一嘟噜一嘟噜地垂落下来。十二队齐有才主任告诉我,如今的水稻垧产,少说也能达到上万斤。

????后来的奇迹是怎样发生的呢?

????脚边的田埂一侧,有一小小的缺口,覆着新拍实的湿土,还留着铁锹的轮廓印。这是水田进水出水的水口,?#32654;吹?#33410;田里的水量。北大荒多沼泽,湿地开垦后排水不畅,形成低洼地,怕涝又怕旱。新华农场的东大甸子,是有名的低洼不毛之地,1987年,新华农场的卜文信场长临危受命,组建了东大甸子开发办公室,进行?#20302;?#24615;科学性的?#30887;?#35774;计,以“挡住行洪水、排除有害水、拦蓄天上水、用好地下水”的四水方案,进行涝区治理,在东大甸?#27833;?#24191;水稻种植。卜文信六十年代毕业于东北农学院,曾是一名敬业的兽?#20581;?#25105;离开农场那年,卜文信已是场部畜?#37327;?#31185;长,几年后担任新华农场副场长、场长,由畜牧“改?#23567;?#30740;究水稻。在我后来听说的他那种种感人“事迹”中,令人?#24352;?#30340;是,面对农场大量缺乏?#22303;?#30340;困?#24120;?#21340;文信大胆建议从关内招收外来人口,到新华农场落户种水稻。有人担心这样会在农场内形成新的自然?#20572;?#23616;领导也出面劝他慎重行事。他说:全国许多大城市都引进外资企业了,咱们一个东大甸子,引进一些能带来资金?#38469;?#30340;农民,有什么不行的?咱们农垦人就是要一心为国?#21494;?#25171;粮食……

????1988年东大甸?#21448;种?#27700;稻一万多亩,至1990年,新华全场发展水稻六万亩,平均亩产五百公斤,十二个生产队全部赢利。昔日涝?#21046;?#21457;的东大甸子,终于变沼泽为良田,鹤立河大堤被加固,重?#24544;?#27743;五河环绕的胜景。2017年夏,年近?#25628;?#30340;卜文信老场长,?#21448;?#28023;回到阔别二十多年的新华农场,他在东大甸子水田旁深情地伏下身子,抚摸着绿油油的水稻,禁不住老泪纵横……

????微风吹过,稻叶窸窣作响,空中回荡着几代农垦人铿锵的声音。这是农垦人的?#20197;埃?#20063;是国家的商品粮基地,在八十年代?#27597;?#24320;放的大趋势下,农垦二代、三代,顶岗历练自救重振。青年人才不拘一格迅速成长,就像茁壮分蘖的秧苗,自我繁育续接更新,几年过去,大田原野重又满眼新绿。

????水稻水稻,水是水稻的生命。新华农场现任书记张学锋风趣地说:人说“水到渠成?#20445;?#36825;个意思也可以理解成,水少了,稻不成,渠水到位了,稻就成了。

????眼前是一条宽大的水渠。湍急的渠水欢畅地打着漩?#26657;?#20174;厚重的水闸底?#30475;?#36807;。渠边?#35895;?#36824;种了几株细高的波斯?#30504;?#34261;荷色的花瓣,活泼泼地临水摇曳。水稻与波斯?#30504;?018年初秋的新华农场。

????那几天我?#20197;说?#36935;到一位当年的鹤岗知青。遥远的记忆无法和眼前的现实重叠?#26097;?#24180;那个稚气未脱的圆脸拖拉机手,已成为远近闻名的水稻专业户。他销售的大米包装袋上醒?#24247;?#21360;着:水稻种粮大户贾玉坤。

????四十年前,其他知青返城时,贾玉坤留在了农场。1985年被提拔为场部水利科科长兼东大甸子开发办主任,后任“水稻办”主任。就在开发东大甸子的过程中,他向农垦科学院的专家学到了很多水稻种植知识,其间还去?#27617;?#23398;习优质稻米生产?#38469;酢?004年国家调整了粮食价格政策,为了偿还前几年种水稻亏欠农场的几十万元挂账,“小贾”辞去了干部?#25300;瘢?#24320;始人生的第二征程,选择当了一名普通农工种地还钱,那年他已经五十一岁。如今十五年过去,“老贾”的两个大学毕业的儿子,都跟着他在新华农场“科学种田?#20445;?#20840;家种植了七十八垧水稻,研发绿色、安全、放心的优质稻米。贾家种水稻,严格按照国家绿色食品原料生产的标准,仅在前期施用少?#24247;?#32933;促进返青?#22836;洲粒?#32780;到了水稻中后期生长阶?#21361;?#36861;肥完全使用大?#33073;?#40481;场经过无害化发酵处理的鸡粪。每年3月下旬,他家的水稻大棚已经下种(如今北大荒农场种植水稻也采用育秧插秧?#38469;酰?#36275;足比知青年代的播种期提前了两个月。贾玉坤舍得加大成本搞超早育秧,他和儿子在大棚底部铺垫保温板,保温板上再垫土二十公分,在土上摆盘育秧。等到别人?#20063;?#31181;的时候,他家的秧苗已经长出两片叶子了……老贾的梦想,要在佳木斯地区这个高寒的第三积温带,种出口感最好的第一积温带的稻米。

????我傻傻地问他:人说稻花香稻花香,水稻开花时,真是香的吗?

????他点头:水稻开花,正是夏天最热那会儿,?#38706;仍?#39640;,花香?#33050;ā?#37027;香味儿就像……就像,嗳,这么跟你说吧,就像炒熟的爆米花……

????我又问?#26097;?#30693;青那会儿,我怎么从没听说过稻花有香味儿?

????他憨厚地答道:那会儿,每天那么累,鼻子都不好使了……不信,等明年水稻开花,你上我家地里来闻闻……

????就在我步入田埂的15号地的地头,水渠边竖立着一块白底红字的广告牌,上面书写着一版漂亮的美术字:十二队水稻高产样板示范田。

????一条田埂,我走完了农垦和农场七十年的历史。


  • 推荐?#20137;?/li>
  • 旅游美食
  • 教育娱乐
  • 吴忠文苑
  • 吴忠人家
  • 精彩图片
鲁能和庆南fc直播
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鱼丸游戏有没有收金币的 时时彩技巧与攻略 平1肖中特 盛彩彩票是合法的吗 pk10免费计划软件哪个好 欢乐生肖游戏怎么玩 电子投注单如何给钱 上海时时杀码技巧 斗地主手机版 娱乐公司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一个黑客告诉你网赌 快三单双大小规律 轩彩娱乐下载地址 扑克21公式